“遗罪”难销,毒贩“零口供”照领刑

  □广西法治日报记者吴国清


  “被告人黄某彪犯贩卖、运输毒品罪,一审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”


  近日,涉毒案件被告人黄某彪听到法官对他宣读判决书时,立即瘫软在地。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在民警对他涉嫌贩卖、运输毒品的审讯中,他一直保持沉默,拒不承认犯罪事实,怎么还是被定罪判刑呢?更令他想不到的是:虽然在之前的一起涉毒案件中,检察机关对他作出不逮捕不起诉决定,但如今仍被“秋后算账”。


  “老师”竟是“上家”


  2018年7月3日,有群众向钦州市公安局钦北分局举报,称有人多次到崇左市扶绥县购买毒品并运回钦州贩卖,每次2到3公斤不等。


  接警后,钦北公安分局立即组织精干警力进行明察暗访。经过20多天的缜密侦查,民警发现,钦北区的农某、在钦州租房居住的四川籍男子吴某、钦南区的邓某、扶绥县的黄某胜以及浦北县的张某等人有作案嫌疑。


  民警经进一步调查得知,农某等人均为刑满释放人员。为牟取暴利,2018年8月,农某、吴某、邓某三人筹集资金22万元,张某出资2万元,欲购买毒品进行销售。2018年8月27日,农某安排吴某、黄某学开车到南宁接黄某胜到扶绥县东门镇进行毒品交易,邓某拿着毒资开车前往东门镇与吴某会合。当晚,农某安排吴某、邓某以及黄某学等人到扶绥县东门镇跟“老师”购买了3块毒品海洛因,并准备运回钦州市贩卖。


  获取准确信息后,钦北公安分局领导立即组织民警兵分两路,对农某和吴某、邓某等人实施抓捕。


  2018年8月28日凌晨2时许,民警在G75兰海高速公路坡腰小桥路段拦截并抓获涉嫌运输、贩卖毒品的吴某和邓某,当场缴获毒品海洛因3块,重约1050克。与此同时,另一组民警将幕后老板农某抓获归案。


  狡猾“老狐狸”落网


  农某、吴某、黄某胜和邓某等人接受审讯时,都供述毒品是从扶绥县东门镇一名人称“老师”的人购买的。


  在东门镇,提起“老师”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他就是黄某彪。黄某彪曾经是一名老师,后下海经商,还自学过法律,自认为达到律师的水平。


  经深入调查掌握黄某彪的大量涉案信息后,办案民警随即报告局领导。局领导随即作出抓捕黄某彪的决定。


  然而,办案民警有的认为,黄某彪毕竟不是当场交易被抓获,即使将他抓获也缴不到毒品;有的民警认为,黄某彪之前也多次因涉嫌贩毒被警方抓获,但最终还是因证据不足而逍遥法外。大家认为,即使抓到黄某彪,检察机关也不一定批捕他。


  “不抓获黄某彪,就对不起头顶的国徽,更对不起人民!只要我们依法依程序取证,形成证据链,相信即使‘零口供’,他也无法逃避法律的制裁……”正当大家犹豫不决时,钦北公安分局局长蒋基勋掷地有声,打消了大家的顾虑,坚定了大家的信心,并指令一定要把该案办成铁案。


  2018年8月31日,警方认为所掌握的证据已构成完整的证据链,于是出击将黄某彪抓获归案。


  果然,接受审讯时,狡猾的黄某彪百般抵赖、拒不承认犯罪事实。


  办案民警多次耐心对黄某彪讲法律讲政策,希望他能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,争取获得减轻或从轻处罚,但黄某彪始终不开口不供述。


  虽然黄某彪自始至终不开口,但因证据确凿,警方还是以“零口供”的方式将他移交检察机关提起公诉。


  “零口供”照领刑


  检察机关经审查认为,虽然“零口供”,但黄某彪贩卖、运输毒品的证据确实、充分,应以贩卖、运输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,遂向法院提起公诉。


  今年10月28日,法院开庭审理该案。


  庭审中,黄某彪的辩护人称,三年前,黄某彪在一起涉毒案件中被公安机关抓获后,检察机关作出了对其不逮捕不起诉的决定,因此这一次,法院不应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
  经庭审,法院查明黄某彪贩卖、运输毒品的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、充分,可以认定黄某彪有罪,应对其处以刑罚,不受原来检察机关对其作出的不逮捕不起诉决定的限制。


  法院经审理认为,黄某彪的行为已构成贩卖、运输毒品罪。在共同犯罪中,黄某彪系主犯,应当按照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。根据黄某彪的犯罪事实、性质以及对社会造成的危害程度,法院以犯贩卖、运输毒品罪,判处黄某彪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
  [律师说法]


  “零口供”就能逃避制裁的想法错误


  广西金湾律师事务所律师黎云认为,“零口供”是指在案件中没有被告人供述其实施或参与实施犯罪行为的口供,一般包括两种情形:被告人否认自己实施了犯罪行为;被告人保持沉默,缄口不言。在审判中,“口供”和物证、书证、视听资料等一样,只是一种证据形式,只要与其他证据相互关联、相互印证,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,并且得出的结论是唯一的,就能成为定罪的证据。


  黎云认为,口供虽然是重要的证据,但其在所有证据形式中并不存在优先地位。口供是否有效也要根据其他证据来综合判定。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明确规定:“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,重调查研究,不轻信口供。只有被告人供述,没有其他证据的,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;没有被告人供述,证据确实、充分的,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。”这表明被告人口供是可以采信的一种证据,但不能轻信。而且,一起案件的证据中是否包括被告人口供并不是证据链条所必须的,也就是说缺乏“口供”并不能必然影响链条的完整性。即使被告人保持缄默或不认罪,但其他证据已经完全能够证明他的罪行,法院也可以对他的罪行进行判决。所以,一些被告人以为只要自己“零口供”,死不承认,只字不提就能逃避法律的制裁,是错误的。


  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无论是“遗罪”还是“零口供”,雁过留痕,天理昭昭,犯罪终将要受到法律制裁!